图片 6

大多数互联网市场的竞争都能看到这两家的身影,阿里旗下的首家无人超市

原标题:阿里狂加码,腾讯请外援,这里是两马新战场

图片 1

阿里和腾讯是中国互联网的两极,大多数互联网市场的竞争都能看到这两家的身影,媒体以两家企业创始人的姓氏,将这些竞争形象地命名为“两马战”。如今“两马战”的战火正在循环经济领域蔓延。

1

阿里在循环经济上加快步伐

在马云多次大谈“新零售”后,看起来阿里终于祭出了自己的大招。

最近,阿里巴巴在闲置经济上密集出牌。

7月7月,阿里旗下的首家无人超市“淘咖啡”,在淘宝造物节期间于杭州市中心正式开业,24小时不间断营业,但店里确实没有一个店员。从网友和各大媒体发布的照片来看,刚刚开业无人超市的火爆程度令人惊叹,几乎是全天候店外都排起长队等待进入体验。

9月6日,二手回收平台回收宝宣布获得了C1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集团投资,双方此后将在多个场景和业务线上深度合作。

相关的购物流程视频等,有许多其他大号都已经发过了,在此不再赘述。

回收宝从二手手机回收起家,给华为、vivo、苹果等手机巨头提供以旧换新服务,接着推出手机回收ATM机开展C2B回收业务,如今已构建覆盖收、租、买、卖的循环经济生态,除了回收还拥有二手优品商城“可乐优品”、3C产品租赁平台“拿趣用”,以及投资了手机维修品牌“闪修侠”。

对许多人来说,此前即便听过再多“人工智能”、“大数据”或是“新零售”,恐怕也万万没有想到,类似“无人超市”这样的东西会如此迅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图片 2

套用许多媒体都在不断提到的那句半是渲染半是骗人眼球的话——那个令人半是畏惧半是惊喜的未来,已在悄无声息间到来,你怎能还无动于衷?

此前回收宝就与阿里系多个业务已有合作,回收宝与天猫合作以旧换新,可乐优品与淘宝合作二手手机优品品牌认证,以及跟闲鱼合作信用极速售卖等等。

2

9月7日,会员制时装共享平台“衣二三”获得阿里巴巴投资,这家公司给消费者提供基于会员制的衣服租赁服务,用户每月缴纳499元会员费后,即可免费租赁衣服,每次最多三件。当会员看中合适的衣服后,可直接购买变为己有,衣服价格根据流通次数和当前质地而浮动。

假如“无人超市”真的得到全面普及,会带来什么?

图片 3

首先可以想到的,无疑是其带来的“人被取代”的问题。

蚂蚁金服在循环经济的布局重点围绕信用租赁行业,今年其已投资十几家相关公司,从天使轮到E轮都有,包括领投数码3C试用租赁平台“探物”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旅行装备短租平台“内啥”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此外还投资了3C数码、图书租赁、长短租公寓等领域的创业公司,芝麻信用的“信用生活”频道还将对上述业务开放入口。

试着算一笔账:按照2016年Kantar
Retail公司的调查统计,上海存有的各种品牌便利店(如7-11,全家等,部分小区内自营的便利超市并未计算在内)达7000家,按每家店有4个员工计算,仅上海的品牌便利店创造的就业机会,大约就接近3万个。

闲鱼则是阿里巴巴在闲置经济上的旗舰,2014年成立的闲鱼在2016年财报中,就与阿里云等新兴业务一起被并称为阿里“四小花旦”。9月7日,闲鱼在北京召开2018年战略发布会,数据显示去年8月到今年7月底,闲鱼GMV已近900亿,很快就将突破千亿大关,累计超过11亿人次在闲鱼发布、分享闲置用品。在战略发布会上,闲鱼宣布接下来将与淘宝、天猫、支付宝等阿里系进行全方位协同,向合作伙伴开放“信用回收”“闲鱼优品”“闲鱼租”“免费送”四大平台,建立闲鱼开放生态体系,阿里投资的循环经济玩家,也是闲鱼开放的重点对象。

而如果把大型超市中的收银员,以及各种街边自营小杂货店都计算在内,预计这个数量至少可能会翻3倍左右。

阿里在循环经济上正全面落子,闲鱼扮演核心旗舰角色,天猫、淘宝、蚂蚁金服深度参与其中,在外围则投资了大量的循环经济相关公司,涉足回收、租赁、优品、维修等主要环节。

假设无人值守的无人超市真的可以得到全面普及,这些店内的店员、收银员等,可能将全部会被替代。

不甘示弱的腾讯依靠两大外援

这意味着,仅上海一座城市,就可能会带来近10万人的失业。

在循环经济上,想要连接一切商业的腾讯不甘示弱。

考虑到这还仅仅只是“无人超市”所带来的潜在威胁,那么“无人驾驶”、“机器人送货”等还正在孕育的新技术,则会让更多普通人感到焦虑。

两年前一位微信的朋友曾向我展示内测版微信新功能:“朋友的东西”,意在让用户通过朋友圈让闲置应用流动起来,听上去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故事:朋友/邻居/同事的闲置比如图书、婴儿车,我们会更加信任,甚至通过共享闲置还可以促进社交,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这个功能至今都未上线。因为电商不再亲自动手,腾讯没有闲鱼这样的独立交易应用,在循环经济这个战场,更多是依靠“外援”。

3

一个是转转,对标闲鱼,去年4月腾讯2亿美元投资二手电商平台转转,后者在微信九宫格已拥有一席之地,同时另一个大股东58同城也有大量闲置交易流量。含着金钥匙出身的转转势头很猛,2017年,转转用户成交单量突破5698万单,成交金额总额突破210.64亿元,相比去年增长约200%。转转已是闲鱼主要对手,跟闲鱼搭建社区不同,转转要做的是标准化的C2C,即构建二手电商标准化交易体系,它选择先从最容易标准化的手机品类切入,给买卖双方提供检测、定价、预付、售后等服务。

所以,身为一个普通人,在各种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的面前,我们的生存之道是什么?我们的未来一定是悲观的吗?

图片 4

我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我可以分享一个事。

还有一个是京东,进行生态布局。腾讯将拍拍和易迅打包给京东获得了后者的股份,京东基于新品购物场景也已切入闲置电商业务。去年底,京东发布二手电商品牌“拍拍二手”,主营三大业务:回收、优品和个人闲置交易,以平台化的运营思路,整合回收、检测、再加工、销售等逆向供应链资源,做品质二手。基于京东的优势,拍拍二手的重心是C2B回收和B2C商城。B2C是京东的优势,业务是京东二手优品;C2B回收不是京东所长,所以京东今年7月与老虎环球基金一起领投了电子产品回收平台爱回收1.5亿美元,同一时间,京东物流领投、爱回收又跟投了3C
数码售后维修O2O 平台极客修,后者成为“京东服务+”维修业务的承接方。

大约3个月前,某次互联网圈内的线下聚会,来的全都是一线互联网公司内的总监甚至VP以上级别的人,席间有人突然聊起这样一个话题:假如有一天人工智能足够发达,类似广告投放这样的事机器都已经能够自动化处理,且效率可能比人更高了,那么,运营人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图片 5

此话题一出,现场顿时热闹起来——显然,这是一个可以同时戳中大家关注点的话题。

腾讯形成了跟阿里几乎相当的循环经济布局:转转对标闲鱼,京东旗下拍拍二手,以及京东投资的爱回收、极客修则形成了从回收到维修再到优品的垂直布局,阿里投资了回收宝,后者也拥有回收、优品、租赁和维修的完整生态布局。

在唇枪舌剑的聊了半小时后,有某位大佬的发言获得了现场的一致认可。其原话差不多是这样的

不过,在租赁平台上腾讯布局没有阿里全面——阿里近期投资衣服租赁平台“衣二三”,其投资的回收宝拥有数码租赁平台“拿趣用”,蚂蚁金服更是投资了户外装备、3C数码、图书等类目的10+共享租赁平台。腾讯在租赁业务上依然靠京东,京东保租主打3C,京东金融上线京东e租,基于小白信用分来给用户授信免押金,均是小试牛刀。

“我们看一个例子,好比你在新浪微博上找大号做广告投放,理论上在数据充分的情况下,微博一共有多少个大号,哪些号更匹配你的业务,投放的时间节奏怎么安排最合适,什么样的文案转化率更高等等,这些机器的计算能力都一定是远远胜过个人的,在这样的事情上我也看不到人可以胜过机器的机会。

理论上可认为,前几年如火如荼的共享单车本质是互联网租赁平台,腾讯系的美团已收购摩拜单车,阿里则将赌注押在了哈罗单车以及潜在的ofo上。当我们从回收看到维修再看到租赁就会发现,今天的循环经济两马战,正是当初的共享经济大战的延续。

但我认为,人的特别之处,是人可以创造出来一些“增量”的空间,好比当年微博上当找大号转发推广的效率已经开始下降之时,突然又有人创造出来了一种玩法叫“九宫格”式的推广,就凭借这一微小的创新,就又把推广的效率提升了十几倍。这一类偏“创造性”的事情,是我认为机器当下无法,也不可能做到的。”

共享经济已死,循环经济永生

这个答案,在现场深得无数人认同。

消费繁荣的国家,循环经济都十分发达。在瑞典等发达国家,每家每户都会买卖二手,二手交易占GDP在10%以上;在2013年的美国,闲置市场对总零售的渗透率已经达到0.8%,远高于今天的中国。日本不只是有中古店、大黑屋,还诞生了唯一一家移动互联网独角兽公司:二手电商平台Mercari。

所谓“物以稀为贵”,在人类社会中是永恒不变的经济法则。回过头看,假使无人超市真的充分得到普及,则意味着“购物”过程已经成为了一种极度标准化和程式化的体验。彼时,假使你能够让购物过程变得更新奇、更有趣、更充满情感,是不是你也可以在商业世界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图片 6

即便再退一步讲,假使“无人超市”的出现可能会释放大量劳动力,以逻辑推演,那在造成零售业的劳动力就业机会衰减的同时,也可能会带来娱乐、职业教育、内容消费等产业的进一步繁荣,所谓此消彼长而已。

发达国家循环经济繁荣原因在于三点:

这个意义上讲,可能我们的未来,也未见得一定就如此悲观。

一是物质充裕,进而有大量的闲置出现;二是理念前卫,消费者为经济和环保乐此不彼;三是体系成熟,二手交易的配套从平台到信用再到服务都跟得上。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