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mad倾斜自己的讲义时,猫和少年魔笛手》并非

看明白了吗?实际上,Farooq
Ahmad的讲义上空无一物,但是摄像头捕捉了讲义的动作,计算机再将之与卡通小老鼠实时合成渲染,就出现了这种效果。除此之外,当Farooq
Ahmad倾斜自己的讲义时,显示屏上的小老鼠还会自高往低滑下,请看第二部分视频。

“老爷子”特里•普拉切特

Augmented
Reality现在是人机互动研究方面的热门,我们介绍过的会被人类的杯子挡住去路的游戏飞船Neonracer,同样也是一个AR作品。

文/宝木笑

“特里挽着死神的胳膊,穿过一道道门,走向了无边暗夜之下的黑色沙漠。结尾。”

2015年3月12日,特里•普拉切特在个人推特上发布了上一条消息,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条消息,特里当天于家中去世,享年67岁。这条推特依然延续了这位可以用“伟大”字眼形容的奇幻小说家一贯的风格,特里用这样的方式向数以千万计的书迷做了最后的告别。特里•普拉切特,那位永远留着大白胡子,带着英式礼帽,被“碟迷”昵称为“老爷子”的人,就这样启程去往“碟形世界”,临别之际他的猫在他的床上睡的正香。

在无数“碟迷”心中,特里创造的奇幻风趣的“碟形世界”一定应该是“老爷子”最终的归宿,就像托尔金之于“魔戒迷”,罗琳之于“哈利波特迷”。这种说法有点儿“三足鼎立”的味道,但事实几乎也确实如此,特里和上述两人常被世界奇幻迷认定为奇幻小说的“三驾马车”。“老爷子”1948出生于英格兰,一生写了70多本书,“碟形世界”系列奇幻小说从1983年的《魔法的颜色》开始,到2014年共出版了41部长篇,其中多部被改编成了漫画、舞台剧、电视剧、广播剧和电脑游戏等。2009年新年,特里因“为文学做出的贡献”被女王授予英帝国“四等勋爵”,“碟形世界”系列2010年获得“英国最佳奇幻小说奖”。“老爷子”被誉为“笔锋犀利、擅于讽刺的J•R•R•托尔金”,作品的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已被译成37种语言出版,2003年BBC全民票选“最受欢迎的100本书”时,“老爷子”的作品入选了5本,与狄更斯并列第一,布克奖得主A.S.拜厄特甚至称其“提高了英国的国民阅读率”。

遗憾的是,特里在大陆的知名度显然要远远低于托尔金和罗琳,“碟形世界”系列在大陆正式出版的中译本仅有7本,译介的速度和热度都不尽人意,与“魔戒”系列和“哈利波特”系列在大陆的火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41部的体量,在很多书迷看来是一个“超级大坑”,再加上这样的出版情况,很多大陆奇幻迷因此望而却步。然而,我们仍然能够在为数不多的这几本中译本中感受“老爷子”的魅力,即使是另外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最早翻译的3本少儿向系列作品,比如手边的这本《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

严格地说,《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并非“碟形世界”的系列内作品,而是“老爷子”在这一系列之外衍生出的儿童作品(另外两部为《叛逆的小精灵》和《帽子里的天空》),但其水准依旧,在2001年还获得了世界儿童文学大奖——卡内基奖。《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准确地说是源自“碟形世界”系列中众所周知的一个典故——魔笛手的故事,付够了钱,魔笛手吹着笛子带走老鼠,得罪了他,被带走的就是孩子。这样一则充满着童话和民间传说色彩的典故成为了特里新故事的缘起,特里进行了极大地丰富:“少年魔笛手”基思并非真正拥有着魔法的魔笛手,为了生计,他与会说话的猫莫里斯以及一群同样开启了智慧的突变鼠群成为搭档。他的鼠群朋友们先在一个城市造成鼠灾的假象,基思以“魔笛手”的身份出现驱除鼠灾,收取酬劳,然后这个有些“仙人跳”味道的小团队再辗转到下一个城市。

《猫和少年魔笛手》虽然在故事内容方面距离“碟形世界”主干较远,但却依然延续了“碟形世界”系列的一贯风格。在奇幻文学界,人们习惯于将特里和托尔金作为比对的对象,托尔金的“中洲世界”象征着恢弘史诗的“严肃奇幻”,而特里的“碟形世界”则代表着邻家大叔的“幽默奇幻”,媒体和出版商也一直把特里塑造成出一位亲切、博学、聪明、愉快的“老爷子”形象,很像“哈利波特”系列中的邓布利多。用“老爷子”自己的话说就是:“奇幻文学不是只有巫婆和魔杖;而是能以全新的角度看这个世界。一个恰到好处的玩笑,胜过一次长篇严肃的争论。”

这在《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有着非常突出的表现,最明显的是小说人物的设定带着“碟形世界”人物标志性的英式黑色幽默感。“少年魔笛手”并非我们印象中的少年英雄形象,而是“傻兮兮”的,甚至还有些害羞,当然他自然有着自己的辩护“那是因为我在花时间想事情,而不是一直说个不停”;几乎是二号人物的莫里斯,从感觉上讲,充溢着加菲猫的元素,很有些“老江湖”的味道,慵懒而睿智,当然也有些油滑和自私;突变鼠族的群像设定非常成功,扮演“先知”角色的“毒豆子”手中的“圣经”是一本叫做《邦尼先生历险记》的乏味童话、以及总是不由自主跳起踢踏舞的“沙丁鱼”、鼠族的队伍分类里还有专门负责到处大小便的“屎尿组”;至于其他配角也延续着这样的风格,城市捕鼠人甲和乙甚至很有些“梦工厂”《捕鼠记》的做派。

这就是“老爷子”特里和他的“碟形世界”的味道,颇有些玩世不恭的嬉笑感觉,再加上“碟形世界”的架空设计,完全给人一种“走出现实”的幻觉。用特里的话讲,他创造的世界许多物理学家一定不能认同,那个世界里的居民并不像我们一样居住在一个“熔化的铁球上面几千英里”的地方,他们生活在一个扁平圆盘上,海洋在四周倾泻,那个圆盘由四只大象托起,而那些大象们则站在一只巨型海龟背上,海龟在空间中游啊游……而在那个世界里却又充满着嬉笑和各种无厘头:蹩脚的巫师一句咒语都不会、闯入的游客没心没肺错误百出、长着100条短腿跟着主人满世界走的行李箱……